Wednesday, March 02, 2016

「看点」一条大河波浪宽

weixin.
29/02/2016
 煎饼摊主 上海交响乐团
若干年前我曾在布拉格停留。路过查理大桥时,驻足在桥面上看着宽广的沃尔塔瓦河慢慢流过,在阳光的照耀下星星点点让人睁不开眼。远处的现代博物馆展出的黄色卡通鼹鼠立偶矗立在河边,就像跳动的音符。又及一次在布拉迪斯拉发附近的德文城堡废墟,从山顶俯瞰多瑙河和莫拉维亚河交汇一处,耳闻目睹斯拉夫民族发源地的壮阔,脑海里立刻闪现出斯梅塔纳同名乐章的旋律。

借景忆音虽不是什么值得推崇的好习惯,反倒是限制了音乐的想象空间,但也在抒发斯梅塔纳《我的祖国》的强烈指代性。这部被刻上民族乐派扛鼎烙印,肩负捷克音乐自觉大旗的作品,因为有着动人的旋律和高尚的情操而广为音乐厅所爱。最近一次则由爱沙尼亚指挥家帕沃·雅尔维于2月27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指挥出演。

舞台上低调朴素的帕沃·雅尔维实则是2015年度的风云音乐家。他不仅获得重量级,由网民投票而出的英国《留声机》年度艺术家称号,还凭借四张风格迥异的唱片荣膺法国《唱片》(Diapason)杂志的年度艺术家称号,更以西贝柳斯的音乐被颁西贝柳斯奖章,可谓是拿奖拿到手软,发言发到嘴酸。此外他也即将结束巴黎任期,去年出任日本NHK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一职。此次,他便刚在日本指挥了此曲,在折返巴黎前驻足上海,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温故而知新。上海交响乐团是帕沃·雅尔维指挥过的唯一一支中国乐团,足见他对这支乐团的喜爱。此番他使用了由骑熊人收购捷克出版商Editio Supraphon后最新出版的《我的祖国》校勘版总谱。

这首六乐章的交响诗其实更接近民族乐派擅长的传奇(saga)写法,比如西贝柳斯笔下的《卡列瓦拉》和《列敏凯宁》,而不是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英雄的生涯》。但雅尔维还是为音乐赋予了较为厚重严肃的音响特色,起降也更为直截了当。这一部分源于帕沃·雅尔维对德奥作品的偏爱,一部分也是铜管造成。第一乐章《维谢赫拉德》开头,伴随着有节奏的弦乐如云间漫步般流出,铜管迟缓厚重的吹奏倒是为音乐增添了许些喜剧成色。待到耳熟能详的《沃尔塔瓦河》出现后,此情况才稍有变化。从涓涓溪流到江面开阔,也许只有鲍罗丁的《在中亚西亚草原上》才拥有如此由远到近,由虚到实的情景描绘。宽广的不仅仅是流经布拉格的河面,也有作品抒达的捷克民族主义情结,这些都在帕沃·雅尔维的棒下传神。他双脚夹紧的指挥动作加上上半身的晃动旋转,很像漫画里上了发条的人偶模仿马勒指挥的模样。在经过四五两个乐章的情感压抑后,末乐章的音乐又如烟花一样迸发出绚丽颜色。

一如既往,上海交响乐团的木管声部在乐团中大放异彩。这是我时隔近半年左右再度聆听这支乐团的现场,上一次还是作曲家朱践耳的专场音乐会。长笛声部妙笔生花的演奏带出并撑起了整部乐曲中波光粼粼的音色,两位演奏员一唱一和的应答就像名贵的法国香水一样始终漂浮在音乐厅的空气中。乐曲开头竖琴的拨奏则一反这件乐器带给人温柔似水的感觉,显得柔中带刚,毫不妥协。

出于保持音乐会的完整性,指挥家没有加演,而是到大堂卖力地为粉丝签名。鉴于网络下载愈加昌盛,指挥家曾笑言愿意在U盘或者硬盘上签字。可惜现场除节目单和唱片外未见其他签名载体。下次再见到他,我定要一试。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Q4MzQ4MQ==&mid=403103138&idx=2&sn=4215afc1918b5b47480323e0d21e0a4a&scene=1&srcid=0229qCicjG3GEG6mAstK0e5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No comments: